♥ DJ MoonWong 秋月 ♥
關於部落格
DJ Moon,Kobe&Kayden媽咪,DJ小馬一輩子最好的好朋友。
  • 654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看见的428。

 

428前夕,我的母亲大人说,“上街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啊!”我的父亲大人说,“这是一人一点的力量啊!”所以,即使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隔天要上街静坐抗议,也不会多番劝阻或阻止我上街,更不会像博大校方警告学生般对我发出通知,“女儿你不能去”!因为,我的父母懂得尊重每个人的决定及选择的自由。这一点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。

428大集会前,听到太多太多友人在职场上的无奈,上司主管高层放话,暗喻明喻,支持集会者都是白痴、无知、神经病!

我很想说,不管您今天是CEOCOO,还是CFO,您都无权强行阻止及干涉任何人出席和平集会,也没资格事后找渣。这是国家宪法赋予人民享有的集会自由权利。如同全国大选时,您也无权强迫及干涉下属投票!因为,人民享有投票的自由,我有我的自由,谁也不能一定要我投谁的票。

我尊重您不上街,也请您尊重上街的良好公民。

428当天,我和同行友人抵达集合地点之一KLCC后,随即加入大队。途中看见近百位警察早已列队,我们毫不畏惧,因为大家的心情就像是全民相见欢,我们分享交流出席的目的,带着笑意、喊着口号,我们一起往前走。有人沿途派发黄绿色丝带,让彼此之间系上一种正能量。


那一刻,我开始感动。大家想要的很简单,一起行动也很简单。

我希望把这些简单的出发点,记录下来。于是,在大游行途中,我边走边访问了一些人。多位七十几岁的公公婆婆,精神抖擞与我们同在,只求国家能听见人民的心声,真叫人敬佩。

遇到三位洋人帅哥,我毫不犹豫冲上前,拿起相机录影。原来,他们都是意大利人,目前定居澳洲,听闻莱纳斯稀土厂事件后深感不满,特此前来参与集会,希望能为马来西亚人争取更健康的未来。“What it not safe Australia is not safe for Malaysian too!

虽然他们的英语带着浓浓的意大利腔,但一听到他们说出如此简单却又意义深远的出发点。妈呀!这还不叫人感动吗?!当时,我真的感动到不能自已。更庆幸,自己在现场。

我们,绿得坦荡荡、黄得自自然。我上街,不因为我姓黄,那一天,上街的全民,根本不计较你的姓氏,你的名字,种族肤色,年龄职业,我们就这样,一起走上街。


走着、喊着、挤着、笑著,当下想立即拍下上载与家人报告这一切,但做不到。因为这里是马来西亚。警方架设了「手机干扰器」(Phone Jammer),来阻隔集者会与外界联繫。So What?现在还不是挡不住。

坐着、晒着、热着、等着,一个个都在等待两点的到来,我们随着人潮走到了最靠近独立广场的地点,正好与联邦后备队(FRU)面对面。烈日当头,坐在这么关键的地上,心跳开始不规律。于是,我们移步到右侧方,坐着。

这一个小时,我们聊着、看着、等着,发现大家都是希望可以和平结束集会。谁说我们Kotor?现场还有一群年轻马来朋友一直拿着箱子和袋子满街走,喊着“Duduk BersihSampah Bersih!”

直到2:45分,其中一位队友有事在身,先行离开,选择到Bandaraya地铁站搭车。没想到,没多久,一些出席者往封锁线靠近,前方发生什么事,我们看不见,只能清楚听见,四周静坐的大家都在喊“JanganJangan!”我们根本没想过要冲进去,更没想要和警方对峙。

不希望发生的事情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开始有人冲破封锁线,闯进了独立广场,警方和FRU都开始行动了,怎么开始的,我不知道,只知道那一刻起,我和同行友人无法继续静坐。站起来观察四周情况,越感不妙。我们正前方的封锁线也被冲破了,不少人进入广场范围内,而我们仍然原地不动,听见友人一直碎碎念“我们不能进去!我们不要进去!”

不进去又怎样,还是一样遭受对付。

看见远处FRU开始向人群喷射水炮,没多久就听见一声“砰!”这一声,我们愣住了,但无法空白太久,因为催泪弹就在我们前方。烟雾散开后,我们牵着手、拉着前方队友的衣服,小心翼翼,离开此处,即使掉了面巾,掉了承诺,也无法再回头。我呼吸困难,看不见前方,心在颤抖。突然想起Bersih 2.0我只能驻守Stadium Merdeka采访,而其他前同事都不停“中”催泪弹,心继续… … 抖。

人群疏散到Bandaraya地铁站后,沿着河边,看到好多比催泪弹更催泪的画面。

被催泪弹呛到的小孩儿红了眼眶、一旁年轻人扶着还在喘的老人家、大家分水分盐不分肤色的为了救起一位倒地的马拉西亚人… …,手无寸铁的我们,怎么了?

Bersih2.0后,看着晚间新闻,我哽咽。Bersih 3.0“逃亡”的这一刻,我快泪奔但一定要忍住。因为我不想因为视线模糊,而看不见最真实的这一切。我不哭,我要继续拍下这一切。

心跳刚刚恢复正常,又听见好几声“砰”!烟雾再次靠近我们,想要冲上地铁站,却看见闸门缓缓往下关闭,我的心,冷~了,痛~了!为什么会失控?为什么还再发射催泪弹?为什么要切断公共交通?为什么没有顾及出席集会的年长者?为什么我问了那么多的为什么之后,还听见“砰”!

我们只想安全撤离,和平结束集会,平安回家。

即使不用催泪弹,我们也会回家。

全国总警长伊斯迈说不出发射了多少枚催泪弹,却说如果不发射催泪弹,你们觉得情况会如何?

我清楚记得Bersih 2.0,时针一指向4pm,人群就高呼“结束了,回家吧!”但警方还是出动大队,逮捕人群。现在,我们就像在“逃亡”,我们都很想回家,但前有关闭站,后有催泪弹。


逃,逃,逃,走了半小时,回到最初的集合地点,KLCC。欣慰看见满是黄绿人群,大家平安无事。不安的是,收到好多新闻简讯说,窃枪、失控、撞死人,继续发射催泪弹之类的消息。唉… …

最后,我们上了地铁,遇到另一批出现集会的朋友。于是,我们在地铁上,唱起了国歌。到站,下车。

心情,继续不安与悲痛。

428集会结束了。该骂的不该骂的,又开始了。

最令人无解的是,不出席却又冷潮热讽的人。说,面子书分享文字照片影片,为了博出位、为了红、为了名利。说,黄绿潮的新闻和转发消息,让你的生活、你的世界更混乱。听多了,不会怎么样。只觉得,可悲。

不说什么内鬼阴谋论,有的没的,我只想身边人知道像我们这些出席428并没有什么好值得光荣的、炫耀的、自豪的,更没有什么好可耻、可恨、可指责的。

当你看见新闻前线记者被打、警察高官说辞认知、媒体选画面挑文字… … ,你可以继续你的选择,但是不是更应该学习尊重别人的选择。谢谢。
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